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22|回复: 0

铜镜里的中国龙-隋代篇

[复制链接]

333

主题

58

回帖

747

积分

打杂的

积分
747
发表于 2024-6-11 09: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0fcf5802edcef235fec12d3297faa3c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前面文章中展示东汉时期铜镜艺术中的“龙形象”,桓灵之后,征伐不休,民生凋敝,中华大地进入将近四百年的动乱时期,这一定阶段的铜镜铸造业处于停滞甚至衰退的阶段,其装饰美学则完全延袭东汉之风。

公元581年。杨坚建立大隋,并于开皇七年(587)攻灭南陈,结束了自西晋以来270余年的割据局面。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大一统王朝之一,虽国祚较短,却缔造了灿烂的文明。

大隋的铜镜如同国运一样,辉煌且短暂。“开皇之治”的稳定繁荣促进手工艺制造业的发展,集青铜工艺之大成的铜镜在此时汲汉、魏六朝之余波,并达到一个新的高度,隋代铜镜开创的装饰美学,在隋亡之后依旧影响着唐王朝的工艺美术。

在时代更迭的洪流中,铜镜是最完美的载体,悄然记录着科技工艺与文化风尚的演变,“中国龙”的形象也在镜背的方寸之地中,展现出不同阶段的时代之风。本文便于诸位一观:隋代铜镜里的“中国龙”!

26eb44477ca4a39528a3617d9c62d1a4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隋代·“淮南起照”四神生肖纹镜,陕西历史博物馆藏,1978年出自咸阳市永寿县隋墓,制图“浙江云拍”)

1、四神之“青龙”

“龙”在隋代铜镜中的最初形态是四神之“青龙”,由于魏晋南北朝的大动乱,铜镜装饰艺术并非发生过多的演变,因而隋代铜镜赓续汉魏之风,在两汉之际盛行的四神文化沿着时间的长河顺流而下,滋养隋人的文化观念。

汉人对于宇宙天地的理解得到隋人的高度认同,因而“四神”图像在隋代工艺美术中被频繁使用。比如这面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的“淮南起照”四神生肖纹镜,1978年出自咸阳市永寿县隋墓,纹饰构图与汉末三国时期流行的半圆方枚神兽镜颇为一致。

纹饰延袭汉魏六朝主流的浮雕技法,镜钮两侧为带冠的东王公与戴胜的西王母,其余为瑞兽与传统四神的搭配,风格上赓续汉风,气韵上另辟新章,镜中“青龙”龙角雄浑,身躯健硕,回首之姿,造型别致。主区外环饰半圆与方枚,镜缘铸饰“淮南起照”铭文与浮雕生肖纹饰。

424313364abc6f5465e8c91691d6c0f7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隋代·“淮南起照”四神十二生肖纹镜,铜镜素材来自网络图录,制图“浙江云拍”)
5a01765ba114626fdef4b981309b3715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隋代·“镕金琢玉”四神十二生肖纹镜,陕西历史博物馆藏,1956年出自西安市东郊郭家滩隋墓,制图“浙江云拍”)

从这面铜镜中可以发现一个普遍现象,在隋代铜镜中四神经常与生肖纹饰搭配,这种配置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两汉之际流行的四神与十二辰,显而易见,二者之间有非常紧密的联系。这种组合有一个完整的理念,是古人宇宙观与天文观的体现,四神为二十八宿的代表,象征天之四陆,十二辰兽则象征大地的方位与时间,二者构成一个完整的天地系统。

492923f7ebdfdb91da483553293033f6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北朝·四神十二生肖纹镜,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制图“浙江云拍”)
2d0b293dd70bdf9fcb5e956aca3a7b87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南朝·彩绘画像砖,引自唐新:《方砖溢彩 河南邓州南朝彩色画像砖宗教题材选粹》)

然而这种纹饰搭配却并非隋人的初创,在隋之前,洛阳庞家沟北朝墓中已经出现四神生肖镜的身影,这种装饰元素与搭配的形成显然是社会文化影响的结果,并一直持续到初唐时期,并未随着朝代的更迭而消逝。

8b7c77fa2ba7ee807b250fa00b4fab2f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隋代·瑞兽生肖纹镜,铜镜素材来源于网络图录,制图“浙江云拍”)

2、生肖之“辰龙”

铜镜中出现生肖图案显然是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而生肖文化的形成经历了一个颇为漫长的阶段。提及十二生肖首先联想到十二地支,但二者并非一个时代的产物。早在商代,殷人便以天干地支纪日。

中国最初的历法是由十天干与十二地支偶与偶,奇与奇搭配计算年月日时,轮转一周正好六十年,俗称“六十甲子”。而将十二地支搭配十二种动物最早见于湖北云梦睡虎地秦墓出土的竹简上,其中一部分称为《日书》:

“子,鼠也。盗者兑口希须,善弄,手黑色。

丑,牛也。盗者大鼻长颈,大辟懦而楼。

寅,虎也。盗者壮,希须,面有黑焉。

卯,兔也。盗者大面头颖。

辰,盗者男子,青赤色。

巳,盆也。盗者长而黑蛇目。

午,鹿也。盗者一长颈小腑,其身不全。

未,马也。盗者一长须耳。

申,瑕也。盗者园面。

酉,水也。盗者两而黄色,疵在面。

戌,老羊也。盗者赤色。

亥,豕也。盗者大鼻。”

可以发现,秦简《日书》中记载的十二生肖与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并不相同,甚至辰位还未配置动物,后来在甘肃天水汉墓中发现的竹简《日书》中虽然有完整的十二生肖,但与秦简《日书》的配置也不尽相同。不仅如此,根据古籍记载,不仅不同时代的生肖动物不同,甚至同一时期不同地区的生肖动物也不一样,说明在秦汉之际针对生肖辰兽还未形成统一的规范。

我们现在熟知的十二生肖动物搭配最早见著于东汉王充的《论衡》,可知最迟在东汉时期已经形成统一且完整的生肖文化。南北朝时期的政治局势动荡,人们无法以统治者上任来确立年份,生肖纪年也成为了中下层社会生活的一种纪岁程式。南朝存有永元中童谣,其内容经识者解云:“陈显达属猪。崔慧景属马。非也。东昏侯属猪。马子未详。梁王属龙。萧颖胄属虎。”属相一事已经广为流传和使用。

d23957236347a277e6ec91b16ef4ef73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隋代·瑞兽生肖纹镜,铜镜素材来源于网络图录,制图“浙江云拍”)
ee466ba8e294444a8e8bfe9e66cf04f4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隋唐时期流行的十二生肖俑)

生肖图案出现在北朝时期的铜镜上显然承载了社会中上层阶级的祈福之愿,终结动乱的大隋延袭了这样的文化风俗,生肖成为铜镜艺术的重要元素,“龙”在此时则为辰兽。比如这面出自隋代李静训墓中的十二生肖纹镜就是典型代表,外区分为十二个界格,以浮雕技法铸饰“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十二生肖纹饰。

钮外环饰八字铭文“光正随人,长命宜新”,一语双关,隋文帝杨坚世袭其父杨忠“随国公”的爵位,即大位后立国号为“随”,因认为“随”有走的意思,恐不祥,遂改国号为同音的“隋”,镜中铭文亦有学者释读为“随人长命,宜新光正”。


ba32ff8f9ac2e240333b1cc55218a938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隋·李静训‘公元599~608年’,“光正随人”十二生肖纹镜,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制图“浙江云拍”)
e116194dda4b78abc06d5dbbad89880b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隋~初唐·李寿‘公元577~630年’,十二生肖纹镜,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制图“浙江云拍”)

无独有偶,这面与李静训的铜镜极为相似的生肖纹镜出自一座初唐的高等级墓葬中,据墓志所载,镜主名为李寿,字神通,是唐朝的开国功臣,唐高祖李渊的堂弟,李世民的堂叔,获封郑国公、淮安靖王。这位李神通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常败将军”,其个人生平生动的诠释了“选择大于努力,站队的重要性(他是最早响应李渊起兵的宗室,虽屡战屡败,但在玄武门之变中坚定的站队李世民)”。这面铜镜与前镜的构图与纹饰元素是完全一致的,唯一的区别在于钮外没有装饰铭文,说明此这类生肖纹镜在隋至初唐,颇受高等级贵族的珍爱。

d7d1d7f952d1525513d78e188e171747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初唐·四神十二生肖镜,铜镜素材来源于网络图录,制图“浙江云拍”)
b0e636f464744c17d855c7cc9f48417b_640_wx_fmt=png&from=appmsg&tp=webp&wxfrom=5&wx_.webp
(初唐·瑞兽十二生肖镜,铜镜素材来源于网络图录,制图“浙江云拍”)

由于隋代国祚短暂,大唐全盘沿用并发展了隋代的工艺美术,也因此缔造了中国铜镜历史的最高峰。下篇文章,便于诸位共观:大唐铜镜里的“中国龙”!这是中国铜镜历史中最完美的龙纹呈现,华夏神龙的磅礴气韵被体现的淋漓尽致,甚至具有帝王之象,敬请期待。

注:文中图片皆来源于可供交流欣赏的博物馆藏品与已公布的网络拍卖图录,资料来源已注明,在此表示感谢。

【参考文献】:

[1]尹钊,刘圆圆,吴鹏鹞. 从铜镜中看十二生肖的产生和发展[J].东方收藏,2020,05;
[2]周沐心. 古代十二生肖图像研究[D]. 南京艺术学院,2022,05;
[3]郝明. 隋唐龙纹装饰研究_郝明[D].西安美术学院,2012,03;
【作者:浙江云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铜镜圈 ( 苏ICP备2024067435号-1 )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内容由用户自行发布,如有违规或不当内容请联系本站处理。本网站由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