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44|回复: 1

宋代湖州镜镜铭纹饰的文化与影响

[复制链接]

313

主题

58

回帖

658

积分

打杂的

积分
658
发表于 2024-3-29 14: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为中国古代造物史上熠熠生辉的一笔,宋代湖州镜以丰富的镜型和纹饰及其较早体现品牌意识的牌记铭文,描绘了宋代湖州市民阶级文化生活。文章对宋代湖州镜铭纹饰的内容进行概要梳理,并讨论湖州镜铭隐含的文化意蕴,以及湖州镜视觉基因与商业基因的应用传播。

1701664763196565044.webp.jpg
“湖州仪凤桥南”铭文镜

古云“苏湖熟,天下足”,正是对湖州地区在宋代成为富裕之地的最好写照。尽管湖州本地并非铜矿产地,但得益于商品经济的成熟与市镇文化的活跃,加之人口流通带来的技术与信息,湖州本地具备了铜镜铸制业快速发展的基本条件。宋代特殊的国家财政环境使熔铜铸器利润极为丰厚,直接带动了北宋中期湖州铜镜产业的繁荣。

一、宋代湖州镜铭及纹饰类型

中国古代铜镜在造物之初的服务对象是王公贵族,这一特征在宋代商品经济异常活跃的时代背景中发生了改变。宋代湖州地区是江南经济文化重心,休闲娱乐是市井百姓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铜镜也逐渐成为了百姓日用消费品。因造物观的转变,也为适应市场需求,铜镜的形态与装饰形式开始大幅度嬗变、创新或在继承的基础上演化出众多种类,从湖州镜铭内容的丰富多样中可见一斑。

1.文字牌记

纵观宋镜镜铭的演化,可以发现早期镜铭以图案纹饰为主,且仿古之风盛行,此时铜镜纹饰题材与表现风格均尚未脱离前朝影响;南宋起成为主流的湖州镜开始呈现出全然不同的面貌。从出土文物来看,图案不再是湖州镜纹饰设计的主要内容,以文字牌记为内容的镜铭占比最高,这也是湖州镜最为显著的特征。相较图像纹饰,文字牌记类镜铭在信息传达功能上最为直观与明确,但同时审美性较为一般。

湖州镜的文字牌记铭文大多用以传递商业信息,除了以铜镜铺子地址和匠人名号为主要内容,有些牌记文字中还额外带有价格、质料的信息,也有牌记中特意标注“真”“正”等字样以辨别真伪。

宋代湖州镜铭的文化意蕴与应用传播_叶永青_页面_1_图像_0002.jpg
图1 湖州市吴兴区湖镜博物馆藏部分镜铭牌记细节

现有文物中,湖州镜的文字牌记式样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单线或双线成框,内部多为楷书等铸成的铭文,铭文笔画流畅,整体看来较为规矩,给人以精致感(见图1);另一种则是上覆一荷叶,中间为一长方框,下托一荷花的牌记框,此类牌记所使用字体多线条细长,具有一定的装饰性。

2.动植物花鸟纹

宋代湖州镜铭的文化意蕴与应用传播_叶永青_页面_2_图像_0003.jpg
图2 上海朱熙家族墓出土“湖州孙家造”八出葵花双龙镜

宋代湖州镜铭的文化意蕴与应用传播_叶永青_页面_2_图像_0002.jpg
图3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展“湖州石家念二叔”反文花鸟镜

动植物花鸟纹类镜铭大多出现于北宋初期,延续唐五代样式而来。从北宋初期到南宋晚期皆存在考古发现,但从北宋中期已明显可以发现铜镜的镜铭开始脱离前代影响,发展出具备宋代审美趣味的图案。上海朱熙家族墓中曾出土一枚双龙纹镜(见图2),镜铭图案双龙对称分布,双龙直身,走兽状,镜上方铭文“湖州孙家造”,说明作为中华民族造物艺术的母题之一,龙纹在宋代湖州铜镜镜铭设计中亦是表现之一。但宋代湖州镜文物中的龙纹镜数量稀少,可见市场对这类题材并不偏好。相较之下,花鸟纹镜的文物出土数量与分布范围则相对较大,在福建、江苏、安徽、湖南等地皆发现产自宋代的湖州花鸟纹铜镜,这些铜镜的镜铭有纯以图案为装饰者,亦有图文结合以传播商业信息或思想观念者(见图3)。

3.人物故事纹

initpintu_副本1.jpg
图4 宋仙人龟鹤齐寿镜

北宋初期的湖州铜镜具有明显的唐朝铜镜的造物特征。镜铭内容题材的选取可以很明显地发现早期湖州铜镜中偏好图案纹饰,直到北宋中期方才发生明确的转变。飞天纹常出现于唐镜,后被继承到宋代纹饰镜中。湖南出土的一枚飞天纹镜便由湖州铸造,且很可能是出自石家匠人之手。仙人龟鹤纹亦是宋代湖州镜中较为常见的人物故事纹,目前出土的数枚仙人龟鹤纹湖州镜基本以一端坐仙人、一立于仙竹下的侍奉仙童、一展翅仙鹤、一渡水灵龟几大元素组成纹饰图像,有些镜背上还有一块牌记铭文(见图4)。值得注意的是,有数枚仙人龟鹤纹镜除了形制不同,纹饰图像中元素位置和朝向有细微变动之外,具体元素的形象甚至细节都几乎一样,这种模块化设计的现象是高度商业化之后才可能出现的。

4.航海纹

宋代湖州镜铭的文化意蕴与应用传播_叶永青_页面_2_图像_0006.jpg
图5 下河村宋墓出土石家航海纹镜​

1972年,陕西扶风县城关镇下河村宋墓出土了一枚独特的湖州石家镜,这枚北宋航海铜镜证实了宋代湖州镜海外贸易市场的存在(见图5)。宋代湖州镜集中出现在平安到镰仓时代的日本经冢、高祭祀遗址,此外,古高丽国地区也有湖州镜的贸易往来。商人们借航海镜祈求平安的心愿和置生死于度外的勇气在这一枚小小的铜镜上被很好地记录并传达给了后世的人们,得见那段时期宋镜外贸的冰山一角和蕴藏其中的宋代文化。

二、宋代湖州镜的文化意蕴

不似王公贵族用以收藏欣赏的精美物件,铜镜这样与大众日常息息相关的工艺美术往往浸染了人们生活生产时的市井风味,还体现了更普遍的日常审美情趣,因而具备着层次分明而丰富的文化意蕴。

1.于市镇文化

工艺美术是一种造物的艺术,其遵循美的原则,最终服务对象是人,因此中国古代造物哲学有强烈的人文气息。正如学者张道一在其论著《造物的艺术论》中所说的“假如一定要问 , 究竟谁是真正的‘造物主’和创物的‘圣人’, 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是古代的劳动者。待到农业和手工业有了初步分工之后 , 也就是从事手工劳动的艺人”。

百工所攻之“器”,涵盖衣食住行用各方面所需之物,也包括象征名分的器。于民众而言,除去生产活动,馈赠、观赏、祈福、婚嫁亦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相传宋代画家王诜所作的《绣拢晓镜图》中,描绘了闺阁妇人对着一枚葵花镜梳妆打扮的画面;湖州地区旧时亦有诗云“湖州镜子开炉练,昨日红颜今皱面。只道镜子不长情,谁知我面时时变”,描述的是湖州女子面对青春的逝去感怀忧伤的情景,由此可见,当时人们已然视铜镜为青春和爱情的象征了。从许多已发表的考古发掘资料看,湖州镜出土于宋代普通平民墓葬的比例是很高的,足可见宋代湖州铜镜在大众生活中普及程度之高、参与程度之深。

前文曾对宋代湖州铜镜业快速发展的部分原因进行了说明,除却市场空间大与技术传入,湖州自身优渥的地理位置亦是重要原因。湖州铜镜业的巨大经济效益使官府不得不设置专门的“铸鉴局”进行监察,即使如此,湖州地区私铸铜镜的市场仍然十分繁荣。所谓“融钱铸器”的“器”,指的便是铜镜。这一时期镜铭之中常见的“石家”实为一个铸镜世家,石念二叔、石二哥、石八叔等子品牌产品铭文中往往出现“真正”“无比”等铭文,这是对仿冒品的打击。此外,匠人们直接把价格、质料等重要卖点加入镜铭内容中,则证明当时湖州镜的商品经济市场规范已然趋于成熟,市场对湖州镜认可度较高的原因从中可见一斑。以上种种,足可看出宋代湖州镜造物市场导向强、产品商品化、定位平民化等特征。

2.于造物文化

对江南地区的市镇以及市民阶层而言,宋代湖州铜镜的影响并未随着宋朝终结而消失,相反地,湖州铜镜的文化影响力始终存在,甚至在明清时期成为皇家贡品;而时至当代,湖州铜镜仍旧是众多学者乐以研究江南市民阶级造物文化的重要母题之一。

自造物行为发生起,一个时代的造物便与当时的科技水平关系甚密,即便是在原始造物中,先人们制造石刀也知道使用捶打磨制法这样经过朴素的科学观指导的方法。宋代本身便是科技、文化和经济高度发展的朝代,这一时期的湖州铜镜无疑凝结了宋代科技水平的精粹。从当代出土的考古文物与传世藏品可以看出,一些宋代湖州铜镜历经数千年镜面仍熠熠生辉,铭文清晰可鉴。得益于科技水平的提升,工匠们才能精准配比铸镜原料,把控烧铸温度。

湖州镜的工艺和设计更多地体现了宋人造物时的实用观念,不妨说,宋代湖州铜镜中蕴含着一种造物理念的转变,即在造物的意匠、备材、生产、销售过程中,人们由经验导向转变成为了遵循科学规律和系统理论的指导。尽管匠人们在具体生产过程中仍会使用经验来辅助设计湖州镜的纹饰与造型,但从铜镜生产工艺的简化和纹饰、镜铭的高度系统性来看,人的主体性变化已然深刻发生了,不再刻板遵循旧时陈规礼制,而学会了动态调整,节约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多数学者认为中国资本主义萌芽发轫于明清时期,但在笔者看来,两宋时期湖州铜镜业的市场经营方式,尤以在商品经济市场中出现的品牌化意识为典型,已初具资本主义的部分特征,这为理解宋代造物文化提供了更多趣味的方面。

3.于艺术审美

正如学者杨夏薇设问的“很多人提出镜子照的是正面,为什么要设计这么多花纹呢”,这与今天人们挑选玻璃镜时一样,需要玻璃镜照容以外,购买时会因为外包装的装饰漂亮好看而购买。因此,今人设计想法与古人是一致的,都具有审美需求与装饰选择。

宋代湖州镜铭的文化意蕴与应用传播_叶永青_页面_3_图像_0002.jpg
图6 宋“湖州石道人”铭双凤纹铜执镜纹样细节

一般认为宋代湖州铜镜的形制与纹饰较为朴素,但其中仍具备一定的审美价值。相较前代,宋代湖州铜镜装饰变得简约本身便意味着宋代艺术审美观的转变。一些铜镜中使用的凫鸟水波纹、八卦纹、神话典故画像等纹饰的线条与笔触,已然高度具有抽象意味(见图6),说明宋人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总结出适用于工艺美术的装饰法则。使用文字内容作为镜铭时,匠人们往往会将版式设计得十分和谐,这正是时代审美的一种追求。

本节所说宋代湖州铜镜对艺术审美之影响,不仅指镜铭的直接审美作用。揽镜诗作为起于初唐、盛于宋代的一种特殊诗歌体裁,诸多名家皆曾作揽镜诗以审视自我,讽喻现实。宋人继承并发展了“镜中人”“现实人”与“理想人”的关系,借揽镜来将肉体的衰老病疫作为审美对象,直接体现出宋文化特别的审美趣味。

三、宋代湖州镜铭文的文化传播

宋代以前的铜镜纹饰与铭文以装饰作为主要功能,即使存在铭文镜,数量占比亦相对较少,且商业性较为薄弱。宋代商品经济高度发展,湖州铜镜市场中日益增强的品牌意识使得铜镜铭文自身亦成为商业符号的载体,自然而然地在装饰功能之外演化出信息传播功能,并在商品经济的环境中占据了主要地位,随着国内通市和海外贸易流通而进行着商业文化和价值观念的传播。

1.商业文化传播

提及宋代湖州铜镜的品牌化,则不得不将目光置于石家念二叔生产的诸多铜镜。前文曾提及的“湖州真石家念二叔照子”“湖州真正石念二叔照子”等镜铭直接解释了当时石家念二叔面临着市场上的真假之争,而不得不使用“真”“正”等词语强调自身品牌的含金量与正品性的情况,这让石家念二叔镜具备了一定的特殊性。石念二叔这一行为虽主观上并未追求社会效益,客观上却起到了市场规范的作用,使品牌意识更加明确。铸制这些内容的镜铭则随着一枚枚铜镜传至全国,方才打响了石家念二叔的品牌。

石念二叔镜的另一个特殊性在于,其是作为私铸作坊逐渐发展起来并占据较大市场份额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官府对私铸行为未曾加以约束。尽管宋镜市场中私铸铜镜占比较大,却也存在官铸铜镜,部分内容中含有 “湖州铸鉴局”的铜镜背后隐含的正是官民商业互动的情形。政府占有优势,然而体制的不健全以及相应管理经验的不足,虽然屡屡主动出击,结果往往不尽人意,甚至不得不进行妥协。民间铸镜业虽受打击,仍顽强发展。南宋后期以湖州石家镜为代表的私家铸镜的繁荣,体现了以工商业者为主体的市民阶层的兴起,是两宋时期经济发展的历史潮流的一个侧面。

2.价值观念传播

古代社会造物往往同人文观念相得益彰,因而多承载了一定的思想、观念、精神,乃至社会总体的价值取向,宋代湖州铜镜亦然,从其纹饰与镜铭之中,往往可以得见这些内容。例如一些镜纹饰以花卉与凤鸟为题材,体现了社会对女性的关注,结合宋代铭文镜中“永葆彦中”四字铭文,不难推测当时的铜镜已然是女子青春与爱情的象征之物,反映了女性在社会地位变化的同时对自身价值的追求。

宋代理学思潮的影响亦在镜铭中体现出或多或少的理性气息,文学艺术中追求的含蓄自然之美被移植于镜铭中,呈现宁静淡雅的意蕴。伦理观念同样借助镜铭内容进行传播,如通过牡丹象征富贵,通过梅花象征风骨,通过双鱼纹进行祈福等;而画像类镜铭受宋代院体画和文人画影响,同样传达出与主流绘画一致的审美观与品德观。

早期铜镜与宗教关系密切,到了宋代,湖州镜大部分用以商业流通,也不乏用作道教法器的,这便是为何存在“湖州石道人法炼铁镜”“湖州李道人真炼铜照子”等以修道之人名号为铭文内容的铜镜;除道教外,同样可在湖南出土的一枚飞天纹带柄铜镜中发现对佛教思想的传播。不过以铜镜为载体传播宗教思想在宋代并非主流,因而少有文物发现。

宋代湖州镜铭的文化意蕴与应用传播_叶永青_页面_4_图像_0002.jpg
图7  韩国淑明女子大学藏“煌丕昌天”铭文镜​

根据海外文物来看,日本地区的宋代湖州镜铭文中甚至有一些是在中国都没有发现的,这些“湖州镜” 很可能是日本仿制的,这与日本和镜的滥觞在时间节点上完全匹配。可以说,湖州镜在与日本外贸的过程中,既为宋王朝带来了可观的利润,又成为日本和镜诞生的催化剂,推动了日本“国风文化”的发展。此外,宋代高丽地区出土了数枚“煌丕昌天”铭文镜,其中一枚特殊之处在于,有意识地将文字转化为装饰性符号并系统应用于装饰纹样的设计中,这是古代高丽地区接受宋金文化熏陶的同时积极探寻自身文化叙事的有力证明(见图7)。

四、湖镜的应用和文化传播

除了高性价比的产品、独具特色的牌记铭文,宋代湖州镜在当代主要价值在于反映了当时较成熟的商品经济,及其地域品牌意识雏形的产生。

1.审美衍生的文创产品

宋代湖州镜铭的文化意蕴与应用传播_叶永青_页面_5_图像_0002_副本.jpg
图8 市场上的部分复古手镜及镜类文创产品

当下,铜镜的其他功能已不再能够满足大众需求,只保留了基本的祈福及收藏属性,继承下来的铜镜品类如铜镜工艺品与镇宅镜等亦是小众产品,这是商品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以铜锡合金为原料的铜镜早已不再是镜子市场的主流产品,但在造型设计上,湖州镜特色的带柄型镜、圆形镜、葵花形、菱花形及其衍生型制仍获得了较好的传承。纵观市场上的复古手镜及镜类文创产品(见图8),尽管质料和工艺发生了改变,纹饰内容相对更加符合当代审美,部分湖州镜上的纹饰题材、表现纹饰采用的浮雕工艺、镜缘及镜钮结构等仍在现代产品中被加以优化并应用。

2.设计感和品牌调性

来自湖州镜的视觉基因在平面设计领域亦被广泛应用。规则的文字矩阵和简洁大气的纹饰结合是湖州镜纹饰的典型式样,能够高效传达商品信息的同时不失审美作用,当代设计师们热衷于运用这样的形式感来为产品的视觉体验增添一分古韵(图9)。

initpintu_副本.jpg
图9  参考了宋代文化特征的产品包装部分细节

湖州镜的形式感与工艺在当代已不局限于应用在镜类产品造型设计上。商标牌是当代品牌视觉系统中的构成要素之一,常常被用以体现品牌调性。在中国,一些强调底蕴与稳定性的品牌可能偏好使用具有宋代牌记与湖州镜部分形象特征的商标牌(图10),这些商标牌之所以能够给人以厚实感与秩序感,与湖州镜质量良好、商品化程度高的商业基因不无关系。

宋代湖州镜铭的文化意蕴与应用传播_叶永青_页面_5_图像_0007.jpg
图10 具备某些宋代牌记与铜镜形象特征的商标牌

从上述案例不难发现,时至今日,湖州镜乃至宋镜的视觉基因与商业基因仍能在当代商品市场中被发现,成为一条串联起民族商业的文化脉络。而未来,借助跨界设计的浪潮,结合数字化技术的应用,文创产品视觉设计与数字藏品等方式可能是湖州镜获得更好的图像留存,乃至重新打响“湖州镜”这一地域文化品牌的重要机遇。

结语

由于整体较为素雅,宋代湖州铜镜在铜镜造物史中并未收获过多关注,但独具特色的镜铭仍旧为其赋予了一定的研究价值。除了承自前朝的形制与纹样,牌记文字类镜铭特色鲜明地展现出宋代湖州铜镜产业市场化的趋势,其背后是市民阶层活跃的市镇文化、匠人们进行造物活动时向主流社会思潮看齐的造物文化,以及宋代文化艺术高度发展时表现出的艺术审美价值。同时,宋代湖州镜铭还在海内外传播了两宋时期湖州镜市场的商业文化与社会中流行的价值观念,为当代学者勾勒出宋代湖州百姓生活生产活动的一角。在当代,湖州镜的视觉基因与商业基因并未消逝,更有可能借助新的方式产生全新的价值维度。
【作者:叶永青  张新江】

0

主题

36

回帖

124

积分

版主

积分
124

论坛版主

发表于 2024-3-29 16:06: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赚积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铜镜圈 ( 苏ICP备2024067435号-1 )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内容由用户自行发布,如有违规或不当内容请联系本站处理。本网站由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