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扫一扫,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79|回复: 0

宋辽金时期八卦铜镜若干特殊现象的分析与解读

[复制链接]

313

主题

58

回帖

658

积分

打杂的

积分
658
发表于 2024-3-23 16: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文章通过对清水县博物馆馆藏宋代八卦铭文镜基本特征的梳理,从而展现该面八卦镜与同时期八卦镜在形制、纹饰、镜铭、风格等方面的异同,并结合宋金时期铜镜的发展规律和历史文化背景,运用文献和相关专业研究基础理论知识,尽可能地对出现在宋镜之上錾刻金代官府验记、镜铭形式风格类同唐镜、罕见的“新官”字款铸文等特殊现象进行分析与解读,力求为天水地区宋金时期铜镜的纵深研究提供有价值的新思路。

宋金时期八卦铜镜若干特殊现...县博物馆馆藏八卦铭文镜为例_陈红波_页面_1_图像_0001.jpg
图1 宋代八卦铭文镜(清水县博物馆藏)​

天水市清水县博物馆藏有一面宋代八卦铭文镜(图1),其呈现出的一些特殊现象,为研究宋金时期铜镜的发展以及同时期天水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历史佐证。

一、铜镜的基本信息

1985年,该面宋代八卦铭文镜出土于天水市清水县新城乡蒲魏村,圆形,直径 19.5厘米,重780克。小圆钮,圆形宽素缘。其纹饰带由里至外分三层:第一层,以镜钮为中心,外围排列四至五组星辰纹饰;第二层,星辰纹饰外侧排列有主纹饰八卦;第三层,围绕主纹饰八卦逆时针排序,铸有十六字铭文。该铜镜具有以下鲜明特征:

1.铜镜外缘錾刻官府验记文字和押记。镜缘錾刻“清水县(花押)” 官府验记文字和押记,此系金朝限制铜镜私铸而采取的一种特有方式。

2.铸有四字韵文形式的十六字铭文。该铜镜铸有“水银阴x,x炼为镜,x卦像备,卫神永命”铭文,其内容及铸铭方式具有唐代八卦铭文镜的典型特征。

3.八卦纹饰间有“新”“官”铸文。主纹饰八卦以逆时针环形排列,“乾” 卦起头,依次为乾、坎、艮、震、兑、离、坤、巽卦。其中,“艮”与“震” 之间铸有楷体“新”字,“震”与“巽” 之间铸有楷体“官”字。

宋金时期八卦铜镜若干特殊现...县博物馆馆藏八卦铭文镜为例_陈红波_页面_2_图像_0001.jpg
图2 金代清白连弧纹镜(天水市博物馆藏)​

二、铜镜呈现的特殊现象

(一)錾刻有金代官府验记,但铜镜本身属性为宋镜

錾刻官府验记文字及押记是金代铜镜的典型特征之一,其背景是两宋及金为了杜绝民间私铸铜镜和保证朝廷铜料的战略储备而采取的严格的铜禁政策,但宋、金方式有别。宋主要采取边境贸易中以货易货的方式,限制铜钱向边陲蕃、羌及西域各民族地区流通,以阻断边贸获利后将铜钱回熔再铸铜器的“销钱” 行为;金则主要采取铜镜錾刻官府验记文字及押记的方式,以限制铜镜的民间私铸,以此禁绝“销钱”。如天水市博物馆馆藏金代清白连弧纹镜(图2),錾刻有“大定十年秦州黑洪字号官(花押)”文字和押记。孔祥星说:“金代铜镜另一个重要特征是有的铜镜边缘錾刻官府验记文字和押记。”但就其形式、整体特点等因素而言,该铜镜本身为宋镜。

(二)镜铭内容及排列形式、风格具有唐代八卦镜特征

该面八卦镜铸有“水银阴x,炼为镜,x卦像备,卫神永命”十六字篆书铭文,镜铭源于唐诗《八卦十二生肖镜铭》:“水银呈阴精,百炼得为镜。八卦寿像备,卫神永保命。”此为唐代八卦铭文镜镜铭的内容范式之一。该铜镜有意将原镜铭诗中的五字韵文改为四字韵文,因此更符合唐镜的铭文形式。范淑英在《隋唐墓出土的“古镜”——兼论隋唐铜镜图文的复古问题》中指出:“唐代镜铭以楷书为主,古镜铭文以篆书为多,书体的明显差异自然引起唐人的注意……但‘水银阴精,百炼成镜’的文辞为四字韵文形式,这是隋唐铜镜铭文的典型格式,类似内容的铭文亦常常出现于中晚唐以后的八卦镜上。”比对各地出土的宋代八卦镜,此类铸有唐代八卦十二生肖镜铭文的宋代八卦镜较为少见。

(三)铜镜中出现“新”“官” 铸文的现象较为奇特罕见

目前尚未发现关于铜镜中“新”“官”字样铸文的记载和论述,但与之类似的是近年考古发掘出土的部分唐宋瓷器底部有刻划“官”“新官”字款的现象。出现在清水县宋代八卦镜上的“新”“官”铸文,与出现在唐宋瓷器上的“官”“新官” 字款究竟有无关联?这个现象值得深入关注和研究探讨。

三、对于特殊现象的解读

(一)关于錾刻金代官府验记文字和押记,但铜镜本身并非金镜的现象分析

《金史·食货志》载:“(大定)八年,民有犯铜禁者。上曰‘销钱作铜,旧有禁令,然民间犹有铸镜者,非销钱而何。’遂并禁之”“(大定)十一年二月,禁私铸铜镜,旧有铜器悉送官”……此足见对“销钱”和民间私铸铜镜的禁止,是金朝铜禁的重点。凡是铸镜就必须经过官府同意,所铸铜镜需錾官府验记。因此,錾刻有金代官府验记文字和押记亦成为金代铜镜的重要判断依据。

宋金时期八卦铜镜若干特殊现...县博物馆馆藏八卦铭文镜为例_陈红波_页面_2_图像_0002.jpg
图3 宋代湖州镜(麦积区博物馆藏)

宋金时期八卦铜镜若干特殊现...县博物馆馆藏八卦铭文镜为例_陈红波_页面_2_图像_0003.jpg
图4 宋代“河州司验记官”镜(武山县博物馆藏)

但这种錾刻有金代官府验记文字的铜镜,并不完全等同于金代制镜,这一点在孔祥星《中国铜镜图典》收录的多面宋镜中多有体现。如河南安阳出土的一面宋代双龙镜,有“相州xx官x”“xx宦x” 两处刻记;吉林农安出土的一面宋代许由巢父故事镜,有“金城县” 刻记及花押;吉林延吉出土的一面抚琴人物故事镜,有“临潢县”刻记等,孔祥星对这类铜镜做了“可知这类镜子宋金均用”的说明。其同样在天水地区馆藏宋金铜镜中得以体现,如麦积区湖州镜(图3),有铸镜商号铭“湖州真石家念二叔照子”,同时錾刻“赖伏羌城验志官(花押)”验记;武山县“河州司验记官”镜(图4)亦是典型的宋代湖州镜,有铸商号铭(漫漶不清),同时錾刻有“河州司验记官(花押)”验记。以上列举表明,金代铜禁不单单是对民间私铸铜镜的禁止,同样也对民间各类铜镜的贸易流通加以限制。对此,孔祥星指出:“金统治者再三重申禁止铸镜命令,也说明当时私铸之风很盛,因此铜镜上必须加上官府的验记,方可出售。”此外,清水县位于天水市东北部,宋金时期分属陕西路、凤翔路,均归秦州管辖。从建炎三年(1129)起金军占据清水,至南宋理宗端平二年(1235)金军巩昌代理总管汪世显迎降蒙古,清水县共历金统治106年。 该铜镜上錾刻“清水县(花押)”官府验记文字和押记,显然是金统治下的清水县官府所为。这种在宋镜上錾刻金代官府验记文字和押记的特殊现象也表明,金廷的铜禁并不仅限于铸造领域(即禁止金地民间铜镜的私铸),也延伸到铜镜交易领域。

(二)关于铭文内容和形式风格具有唐镜特征的现象解析

我们认为该面宋代八卦镜的镜铭内容与形式风格具有典型唐镜特征的现象,总体反映出八卦镜在宋代的衰落过程。首先,较之于唐代,宋代八卦镜铭文的内容题材及式样的丰富性大不如前。管维良详细整理列举了宋代八卦镜有九形十三式,但铭文镜仅有两例:其一为四方位八卦镜,铭文为十二地支,以三字韵文形式对置式排列;其二为铭印日月星辰八卦镜,“钮座上下左右置印章形铭文四组——‘写视万物’‘日月贞明’‘相象百岁’‘天地命焉’……”以四字韵文形式对置式排列。而唐代八卦镜铭文,除前文所提及的八卦十二生肖镜铭诗以及将五字韵文镜铭诗减字后形成四字韵文镜铭外,还有“精金百炼,有鉴思极,子育长生,形神相识”“水银阴精,辟邪卫虚,形神日照,保护长生”等,题材、内容丰富多样。同时,唐代八卦镜镜铭的排列形式既有环形排列,又有两两对置式排列,而宋代八卦镜多以对置式排列。从镜铭题材、内容的单一性变化和铭文排列形式的简单化趋势中不难看出,宋代铜镜重实用的特征更加突出,标志着八卦镜已走向衰落。其次,唐镜特征的显现反映出该面宋代八卦镜是基于唐代制镜风格模仿下的产物,其创新力下降,“八卦镜、卍字镜以及瑞花镜类亚字形花叶纹镜等流行于唐德宗至晚唐时期,下限到五代”。结合该铜镜小圆钮、宽素缘、图文线条粗放等特点,完全可以将其视为李恒贤对宋镜三个发展阶段划分中的第一阶段,即北宋熙宁前对唐镜形制沿袭模仿的产物,总体反映了八卦镜的发展颓势。此后,八卦镜随着宋金时期人物故事镜的兴盛,逐渐被款式多样、内容丰富的仙人龟鹤镜、仙人鹿鹤镜等神仙人物故事镜迅速取代。

(三)关于对铜镜中出现“新”“官”字款铸文的现象解读

2014年7月22日,中国文物网转载了中瓷网《关于唐宋瓷器上的“官”和“新官”字款问题》一文,对出自于河北定窑、陕西耀州窑、浙江越窑的一些唐宋时期瓷器上刻划有“官”或“新官”字款的现象进行解读,似乎为清水县宋代八卦镜中出现的“新官”铸文现象提供了一条解读探析线索。文章认为,唐宋瓷器上“官”“新官”字款中的“官”字,并非指“官窑”,而是与太官署的设置有关。据《唐六典》卷第十五《光禄寺》载:“光禄卿之职,掌邦国酒礼、膳羞之事,总太官、珍羞、良酝、掌醢四署之官属。修其储备,谨其出纳。少卿为之贰。凡国有大祭祀,则省牲、镬、视濯、溉。若三公摄祭,则为之终献。朝会、燕,则节其等差,量其丰约以供焉。” 故而推断,“官”可能为当时的官府机构光禄寺下属太官署的简称。“官”“新官”字款瓷器就是太官署为祭祀、朝会、宴飨供应膳食,而在相关瓷窑订烧膳具瓷器的标记。其中,“新官”是对“官”而言,“官”在前、 “新官”在后,可能是区别太官署前后两批次或前后两位官员在同一个瓷窑订烧的膳具瓷器而专门刻划的。

根据以上观点可以大胆推断,清水县宋代八卦镜上的“新官”字款铸文,可能也与宋代早期的光禄寺及太官署、太官令有关。

其一,据《唐六典》卷第十五《光禄寺》载:“太官令掌供膳之事。丞为之贰。凡祭之日,则白卿只诣诸厨省牲、镬,取明水与阴鉴,取火于阳燧。帅宰人以銮刀割牲,取其毛、血,实之于豆,遂烹牲焉。” 唐宋时期光禄寺下的太官署在掌管宫廷供膳中,凡遇祭祀就要举行一种取火与取水仪式。《周礼秋官·司烜氏》载:“司烜氏掌以夫遂取明火于日,以鉴取明水于月。” 这种所取之火与水,均来自于自然的日月。又据《旧唐书·礼仪志三》中“鉴燧,取水火于日月之器也……今司宰有阳燧,形如圆镜,以取明火;阴鉴形如方镜,以取明水”之记载,可知取日月之水的器物就是阳燧与阴鉴,分别为圆形镜和方形镜。

其二,对于铜镜中的“新官” 字款铸文,结合上文对唐宋瓷器“官”“新官”字款的解读,是否也可以推断其为太官署前后两批次或前后两位官员在同一个作坊订制八卦镜而专门铸文以示区别先后之用的。

其三,北宋早期官制基本承袭唐末、五代之制,光禄寺以及太官署也延续了唐代以来的事务职责,所以北宋早期仍有“官”“新官”字款瓷器的存在。而到仁宗、英宗时期,原太官署职事归由御厨掌管。至神宗元丰年间(1078—1085),光禄寺裁撤太官署,因此,自仁宗、英宗起就不能再以太官署的名义订烧瓷器了,瓷器上的 “官”“新官”字款至此绝迹。据此观点,亦可将清水县宋代八卦镜的铸造时间下限推定在北宋早期,即宋仁宗、英宗之前。当然,此仅为笔者的一己之见。

四、总结

宋金时期,总体上处于中国古代铜镜的衰落期。这一时期的天水地区,北宋与蕃、羌部族经历了长期的斗争融合,南宋与金形成了长期军事对峙,同时,宋、金出于战略考量,又分别对秦州进行了悉心经营,这些都决定了宋金时期是天水历史上一个相对活跃的民族、文化融合时期。对天水宋金铜镜开展系统性研究,既能印证古代铜镜的总体发展脉络,也是对宋金天水地区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民族融合状况的积极探究和系统梳理。
【作者:陈红波 文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铜镜圈 ( 苏ICP备2024067435号-1 )

Powered by Discuz!

网站内容由用户自行发布,如有违规或不当内容请联系本站处理。本网站由提供CDN加速/云存储服务